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玄幻武侠  »  武侠堕落之心结

武侠堕落之心结

第一章折花公子
静静的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那张陌生的脸,乌黑的长发披洒肩上,剑眉,琼鼻,萧洒英俊,女人心中标准的小白脸形象,而且粗看之下似乎并不会武功,反而有点读书人的意思,和自己英朗的面孔完全找不出一点相同的地方。连原本清澈的双眼也充满了色欲的味道。
嘴边挂着一丝邪笑。有趣,真的非常有趣,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全新的面孔,这次的身份,应该。。。是一名色魔吧?一想到可以利用这个身份尽情的凌辱那名少女,身体就禁不住颤抖起来,真的好兴奋。
握了握手中的木牌,夜了,是该去折花的时候了。推开窗户,一席黑衣溶入了无边的夜色。
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两人高的围墙,深红色的墙身和琉璃顶都带着久经风雨的痕迹,传来的寻夜人相互问询的话,以及树丛中暗哨绵长的唿吸,向世人显示着身为九大门派之一的华山派的强大实力,以及无上的权威,警告那些试图侵犯华山派的人考虑一下后果。
摸了摸脸颊,邪笑了一下,华山派我是侵犯定了,一提气,轻轻飘过了围墙,开始了我挑战华山权威的行动。
顺着打探清楚的路线向弟子厢房摸去,离熄灯还有一段时间,各个房间都亮着灯,不时从里面传来阵阵嬉笑打闹的声音。
一间一间的寻找着我的目标,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
“张师妹,我可以进去吗?”
“叶师兄啊,快进来吧。”
我心中一喜,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屋主人就是我今晚的目标,不过这个男人来做什麽?难道是。。。?我纵身过去把耳声贴在房顶的瓦上,运功听去。。。
“不知叶师兄找我有什麽事?”
“啊?啊。。。也没什麽大事,只是听说师妹今天刚回来,所以来看望师妹,不知这一路上辛不辛苦?”
“多谢叶师兄关心,路上还算可以。”
屋里又复沈默。
片刻,屋内传来张心玉的声音“叶师兄,如果真没什麽事的话,请回吧,天色不早了,心玉要休息了!”
屋里又沈寂了片刻,突然传来了那名男子渴求的声音:“我,我。。。师妹!”
“叶师兄,你这是做什麽?请自重一点!”屋内传来张心玉冷冷的声音。
“师妹,你,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我喜欢你啊!真的,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我今天真的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向你说清楚,求你嫁给我吧!我给你跪下了!”
“唉,”我摇了摇头,“这样也行?真丢男人的脸!”
“呀!你干什麽!你放手,你放手。。。师兄!再不放开我就喊人啦!”
“不,我不放,除非你答应我。”
“啪”一声脆响从屋内传来,白痴也知道那意味着什麽!
“叶凌风,我从没想过你是这种人,你这个淫徒,滚,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个人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房门又被你重重的摔上。跑出来的那个人右手捂着脸,转身失魂落魄的看了一眼张心玉的房间,然后无奈的离开。
“这恐怕就是那个什麽”叶师兄“了,还挺可怜的。”我心道。
“不同担心,你这个淫徒办不了的事,我这个淫魔来帮你办。”邪邪一笑,继续听着房内的动静。
“唉,”屋里响起一声叹息“叶师兄,你这是何苦呢?我本来很尊敬你的。”然后是一阵烦乱的脚步声。
终于屋里的灯灭了,“吱呀”一声,房门被人推开,一个窈窕的身影从房间里出来,提着宝剑向后山走去。
“干什麽呢?”我不由的心中好奇,悄悄的跟在后面。
不多时,少女来到后山练武场,抽出宝剑,舞起剑来。
“好机会,这里下手没有人会发现的!”我邪笑一下注视着月光下舞动的倩影,“小丫头,你自投罗网了!”
张心玉练完一套华山剑法,感觉心情好多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还剑入鞘,准备回去休息。突然,一种奇怪的危险感觉涌上心头,不觉握紧了了手中的宝剑。
“什麽人,敢夜闯华山派?还不出来!”
旁边草丛一动,跃出一名英俊的男子,脸上却有一股淫邪之气。
“你是谁?你想做什麽?”
“这个,怎麽说呢?实话说吧。”我自问自答道。
向张心玉作了一斤揖,接着说道:“在下是姑娘的仰慕者,自打几天前在路上偶遇姑娘,便不能自拨,今天特来邀请姑娘一起共渡良宵。”
“哼”一声冷笑,“就凭你?”
“不错。”肯定的点了点头。
“这麽说你对自己的武功很有信心喽?”张心玉挑衅的问道。
出乎她的意料,我摇了摇头,“不”
她奇怪的望着我,“那你凭什麽请我呢?”
欣赏了一番她好奇的可爱表情,我答道:“相对于我的武功来说,”邪笑一下,引的少女神情一紧,右手握住剑把,死死的盯住我“我对自己的迷药更有信心。”
“啊”少女惊叫了一声,就要拔剑,结果剑刚拔出一半,就觉的一阵眩晕,摔倒在地上。
静静的看着眼前昏迷的少女,矮下身去,用手轻轻抚过那一点红唇,“你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抱起少女扛在肩上,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状的红色木板,扔在地上,转身消失在夜色里。
一丝月光射在木牌上,模煳看见上面的字“花开坎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折花公子折华山美人花凌云飞燕张心玉一枝,在此拜谢”
我坐在椅子上,慢慢的端起酒杯,品尝着杯中甘醇的美酒,看着躺在对面床上的美人。“真是不错的下酒菜!”少女青春的脸庞,淫糜的粉红色维帐,昏黄的灯光,无一不刺激我心中的欲望。伸手入怀,摸出了一粒红色的小药丸,来到床前撬开少女的牙关送了进去。算算时间,药差不多己经化开之后,拿出了一个白瓷小瓶,打开瓶盖,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香气,在少女鼻前一晃,坐回椅子,等着她醒来。
一声娇吟,这只华山之巅的燕子终于醒来了。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嗯”,头好晕,这是哪里?刚刚是怎麽了?噢,对了,叶师兄向我示爱,我把我赶走了,然后觉的的心中烦乱,我就去练武,没想到碰上一名奇怪的年轻人,我对我用了迷药,我就晕过去了,等等,迷药,年轻人。心中一紧,伸手就向身边摸去,空的,我的剑。。。
慢慢喝了一口酒,手里把玩着少女的佩剑,向床上惊惶失措的少女说道:“找什麽呢?亲爱的小姐。我可以帮忙吗?”
静静的看着因为我的一句话,发现我的存在,变的更加惊慌失措女孩,脸上浮现了一个冷冷的微笑。用淫邪的眼神在她身上上下扫视,最后停留在她高耸的双胸上,就好像她身上没有穿衣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