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姐姐难忘的一夜

姐姐难忘的一夜

她是我的亲姐姐,Doris,大我整整3岁,今年26岁,身边的男姓友人相当的多,原因我想除了姐姐漂亮的脸蛋、标致的身材:身高166公分,体重45公斤以外;就是姐姐无敌的三围:36F / 24 / 34。虽然姐姐常常在脸上挂了张大浓妆,但其实姐姐的皮肤相当的稚嫩白皙,完全不需要化妆品的遮盖。
从小我就跟姐姐无话不谈,不论是时装髮型、课业考试、感情生活,甚至令人脸红心跳的两性问题,都是我们涉及的话题。可是我对姐姐一直是抱着敬爱的心态,我很珍惜和姐姐的这份姐弟情谊。
还记得小时候,姐姐和大多数的女高中生一样,清纯可爱的模样,留着一头亮黑的头髮;姐姐喜欢在髮型上下工夫,常常花时间在整理头髮,也因此好几次搭不上校车,那时我常常笑她,而她也俏皮的回嘴。
我很喜欢看着女孩一步一步的成长,从她们小时后的天真无邪,慢慢的身高变高、开始懂得为自己打扮,甚至胸部也开始凸出。而我能观察着姐姐的成长,是最幸福的事,只是我从来沒有想过,国中一年级还是平胸女孩的姐姐,居然在大学毕业后已经拥有36F的蜜桃豪乳! 在我国中一年级的时候,有阵子常常帮姐姐按摩,那时姐姐16岁,是正值青春年华的高一生;暑假在饮料店当摇茶小妹,每天打工很辛苦,所以晚上她都叫我帮她按按摩。而除了站一整天的腿部和僵硬一整天的肩膀以外,姐姐还会叫我帮她按摩胸部。 这就是我姐姐,她知道我是她的弟弟,所以完全的信任我,就像把我当成她的小情人一样,一点也不害羞尴尬。
姐姐穿着薄薄的小可爱,沒有穿胸罩,而我就隔着衣服帮姐姐按摩胸部。以乳头为中心,上下左右的四个穴道,还有乳头的中心点,这几个穴道。 记得第一次按的时候,我害羞极了!
-:「欸!快啦,扭扭捏捏是不是男人阿?」
-:「不要~姐姐,这样很奇怪欸!」
-:「吼~就当做善事嘛!」
我用力按着姐姐的胸部,那时姐姐的胸部只有稍微的膨软,只是乳头已经发育的很挺,虽然只是帮姐姐按摩,沒有什么邪念,但是下体还是会不小心有些反应,毕竟我当时是个气盛蓬勃的国一小男孩。 我沒有告诉姐姐,而姐姐也沒有注意过。
因此我跟姐姐的感情超乎常人想像的好,只是随着年纪增长,对性愈来愈好奇的我,居然有时候会对姐姐有了邪恶的念头,但我很克制自己,最坏就是去她的房间拿内衣裤自慰,从来沒有对姐姐毛手毛脚过;虽然...有时候日常生活中会不小心和姐姐的身体有些接触、碰撞。
事情发生在去年的除夕夜。那时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寒假,我已经投完履歷,等着过完年开始上班。像往常一样,每年很多亲戚都会到我们家吃团圆饭,有些我甚至沒见过。
-:「喂!阿桦!过来一下!妈有话跟妳讲。」
桦是姐姐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妈都会这样叫她。她一边在厨房准备着丰盛的年夜饭,一边叫姐姐过来。
-:「怎么了,妈?」
-:「今天晚上妳叫弟弟去你的房间睡,弟弟的房间给小姑她们睡吧!」
-:「蛤~?为什么?」
-:「小姑她们初一很早要出门去玩,所以打算今天在我们家歇一夜。」
-:「哦!那为什么不是我去小霖那里睡阿?」
-:「妳的房间这么乱,妳好意思给你小姑她们观摩吗?」
说完,姐姐吐了个俏皮的舌头,并留在厨房帮妈的忙。 我在一旁偷偷的看着,心里开始忐忑,深怕晚上要和姐姐共枕,会压抑不住,一个冲动做了后悔的事。
我出着神的看着电视,不一会儿,小姑她们来了,还有好多好多的人,不出我所料,今年又有我沒见过的远房亲戚。
-:「唉呀!小霖阿!大学毕业了吼!恭喜啦!今后你爸妈就看你的啦。」
-:「谢小姑,我会努力的。 咦?筱芳沒有来吗?」
-:「她今年和同学到国外去玩了!」
-:「真的呀,真的长大了!我都老了这样!真可惜,这样红包就要麻烦小姑你代收了!」
筱芳是小姑的大女儿,小我2岁,长得很漂亮,主修钢琴,副修小提琴,是念音乐系的女孩,非常的有气质,我很喜欢静静的看着她,可惜今年沒能看到。
轰轰鬧鬧,不一会儿,桌上已经杯盘狼藉,姐姐和妈妈收拾着桌上的杯碗瓢盆,而爸爸向往年一样,又醉了。早已睡的不醒人事,小姑她们因为要早起,也早就攻佔了我的房间。 我抖了抖手腕上的手錶,时间已经23:54。
-:「哇!不早了欸! 快初一搂~」
-:「还说呢!都只会站在那?看哦!还不过来帮忙收!」
姐姐坏笑的斥喝着。
-:「不用啦!小霖你先去洗澡吧,不然等等你姐又要洗,要洗到几点阿?」
 
妈妈赶着我去洗澡,我也听妈妈的话,给了姐姐一个得意的笑容! 姐姐咬了咬嘴唇,作势要扁我,她就是那样的俏皮可爱。
-:「欸!姐,我要用你的润髮乳哦!」
-:「自己去用啦~ 你最好给我洗香一点哦! 不然晚上你睡地板! 欸,对了,我洗衣篮里的衣服別给我弄湿阿!」
我上楼,走进姐姐充满柠檬清香味的房间。 摸黑的打开灯。
-:「天阿!难怪妈叫小姑睡我的房间。」
姐姐的房间杂七杂八的东西乱摆,地上又是杂志、又是鞋子的,床上更是惨不忍睹,一件件不知道有沒有穿过的衣服裤子就叠在上面,我想她一定是睡觉时只是整叠拨到地上放着,然后睡醒又整叠搬上去放。
走进姐姐在房里的浴室,想起很小的时候,妈都在这间浴室帮我跟姐姐洗澡,那时生活天天快乐,沒有什么烦恼,真好! 我把我要换的整套衣服搁在架子上,打开莲蓬头,强劲的水射了出来,洗起来很舒服;我想...姐姐也一定觉得很舒服。
姐姐浴室里的横竿子挂了两件内衣,一件红色,一件蓝绿色。 我曾经拿蓝绿的这件去打手枪,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我注意到姐姐叫我不用弄湿的洗衣篮,里面有两套姐姐换下来的衣服,看起来是还沒洗过。于是我又起了邪念,心想,既然晚上要跟姐姐睡觉,要避免做傻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自行解决了!
我用这个藉口,开始在姐的洗衣篮里左翻右翻,翻出同一套内衣裤,深紫色蕾丝款,简直是我的最爱!内裤在臀部的部分还做了透光设计,我幻想姐姐穿这这条内裤,并闻着姐姐的胸罩,用内裤裹着我的肉棒,打起手枪来。
才不到10分钟,我脑海里激烈的幻想,促使我射了出来,我小心的不让精液沾在内裤上、把内衣裤塞回洗衣篮底层,继续洗澡。
-:「叩叩叩! 洗好了沒阿? 洗这么久! 你是在大便哦!」
上午 10:11 2014/5/10
我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放在镜子前的手錶,已经是00:31了! 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我顺着姐的话尾,接了下去。
-:「哦!快好了啦,刚刚吃太饱!肚子不舒服阿!」
-:「快点啦!如果很臭你就死定了!」
姐姐依然俏皮的揶揄我。
-:「好了啦! 换妳啦!」
-:「头髮不擦干,小心感冒! 咦?你又有去偷练齁?」
姐姐惊喜的指着我小有成就的腹肌,表情看起来相当满意。
-:「沒阿,之前练的,很久沒练了。 吹风机在哪?」
-:「那边的柜子里。 欸,你等等把床上的衣服拨到地上就好了啦,哈哈!」
姐姐用手掌背面拍了两下我的腹肌,就走进浴室。我吹着头髮,想着姐姐在浴室里的模样,不知道姐姐会不会也拿着我的内裤做坏事。 我照吩咐把一整坨衣服挪到地上,在姐姐的床上趴着,玩着手机。
-:「你在玩什么游戏阿?」
-:「沒阿!看一下脸书而已。」
听到姐姐走出浴室,我把手机搁在床头,转过去看了姐姐一眼。 我故做镇定,但是内心激昂澎湃,姐姐只裹着一条厚厚浴巾。
-:「看什么看? 沒你的份啦! 哈哈哈~」
姐姐得意的笑着,我不屑的转过头去;但其实很想再多看一眼。 夜深了,时间已经是接近凌晨1点,但外头还是有人在放鞭炮。
-:「好吵哟! 弟,这样怎么睡阿?」
姐在梳妆台拍着化妆水,跟我抱怨着。
-:「随便睡阿,反正就今天挤一点而已。」
-:「谁要跟你挤阿,你睡地上拉,哈哈!」
我两手一摊,做出你奈我何的姿势。
-:「妳死定了!」
姐姐把化妆水盖上,朝我冲了过来。 一会儿我们俩在床上翻云覆地,玩抓对方痒的游戏。 我又那么不小心摸到姐姐的胸部了,可是我们打完着,她根本不介意;又或者,她也沒注意到。 沒想到我一手勾到姐姐的浴巾,就这样扯开来。
-:「阿~! 掉了!」
姐姐赶紧用手护着被浴巾包着的36F胸部,无辜的看着我。那一剎那我简直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差点想趁机会扑上去,像一只准备猎食的老虎。
-:「故意的齁! 看我怎么对付你~」
才几秒,姐姐又恢復俏皮,一手不断的要顾着她若隐若现的胸部,一手还不时的对我的腹肌展开骚痒攻击。 我一点也不怕痒,但还是装做很怕貌,这样才可以继续跟姐姐玩。 姐姐的手一前一后的摆动着,胸部晃呀晃的,我实在是看的心痒痒。 
-:「幼稚欸,姐!」
-:「怎样? 跟你一样啦!!」
姐姐转过身去,将浴巾再一次裹上,走到衣橱,弯下腰找衣物。因为姐姐的浴巾不长,所以裹着身体,长度只到大腿,就像穿了性感的无肩小礼服,短裙只到大腿般。我微微的低了头,眼睛朝上方看去,只见姐姐一直延伸到浴巾里的大腿,可惜就是看不见姐姐的小裤裤,我觉得她浴巾下根本沒有内衣裤。 姐姐拿出一套黑色的内衣裤,就走进浴室里,门也沒关,我想她可能想换上吧!
果不其然,姐姐穿了一条小小的内裤和一件大约只有三分之一罩的胸罩,就从浴室走出来,毫不在意我的眼光,自然大方的整理着梳妆台。 她一边梳着头髮,一边和我聊起天来。
-:「小霖,上一次一起睡觉,是我大一的时候了耶!好久了~」
-:「是呀,我都要开始上班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
-:「姐,你现在跟那个什么建豪的,到底还有沒有交往阿?」
-:「怎么?幹麻突然问这个?」
-:「沒阿,前阵子妳不是还因为你们之前的事鬧得不开心。 所以你现在单身哦?」
-:「唉!」
姐姐关掉梳妆台上的小檯灯,往床的方向走来,我也自动的往床的一边靠,挪出大概也只剩姐一人的空间。
-:「男人阿!每个都那个样,玩完了就跑。」
-:「妳沒事吧?」
-:「沒事啦,那种人谁理他! 我说亲爱的弟弟阿,你以后如果也这样风流,我会扁你哦!」
姐姐正躺在我旁边,刚吹好的头髮很蓬松,香气四溢迷人;脸蛋红通通的,想必刚刚的酒精也对姐产生了一些作用;高高的胸部因胸罩靠得很紧很近,白皙的乳房更被黑色胸罩彰显得透红。姐把眼睛轻轻阖上,深唿吸了一口气,像是心事重重。
-:「弟~睡吧! 明天可能会被你小姑吵醒~」
姐姐只留了一盏小夜灯,整个房间安静又昏暗,姐姐侧身转了一下,面对着我;她从小就习惯侧睡,但我第一次这么近看着姐姐侧睡,36F的胸部,因为她的睡姿而挤压叠在一块儿。 天阿,我真想一手抓过去,但我忍了下来,我闻着姐姐的香味,兴奋的难以入睡。 突然,姐的眼皮以缓慢的速度张开。
-:「睡不着齁..。」
-:「妳还沒睡哦?」
-:「白痴哦!哪有这么快睡着的,你哦!」
她捏捏我的鼻子,手指是那样纤细。 我继续偷看着姐的胸部,而她好像注意到,但她沒说什么,只是又一次180度的翻身,依然是侧睡,但她已经背对我了。 我看不见她的胸部,只管着努力吸闻她的髮香,但此刻我却深怕我会着了魔,变成一只勐兽,对姐姐侵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看了夜灯旁的时钟,已经超过凌晨一点半了。 外头的鞭炮声早已息静,房间安静到让人睡不着,眼前又是我只可远观的姐姐,我开始心烦意乱,脑袋里早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像抱着姐的画面一直浮现出来,我真的好想也侧过身去,就这样侧抱着姐睡觉,但我根本不敢。
我侧过身去,面对着姐的背影,因为床也不是很大张,所以我们之间离得很近。 在我犹豫的时候,却突然该死的勃起了,我不安分的小屌渐渐变成一根大肉棒,位置就该死的在姐姐的臀部下方一点点,翘起来的角度正好可以顶入姐的小穴。 
-:「天阿,我在想什么! 眼前的可是我姐姐阿!」
我心里挣扎了起来,不知不觉肉棒突然好像顶到什么。
-:「该死的!」
我心里惊唿了一声,我居然不小心用我的龟头顶到姐姐的翘臀。 我赶紧转过身,跟姐背对背,盖着同一条棉被,翻身真不容易,差点把姐身上的棉被都给捲了过来。我手紧抓的棉被,闭上眼都是姐姐那迷人的俏皮身影。
过了大约一分钟,我发现姐姐都沒有动静,于是我又翻了一次身,再一次面对姐姐的背影。我已经快要失去理智,双手竟然开始不听使唤,慢慢的挪到姐姐的腰上,然后伸体往前靠,想贴齐姐姐的背部。 我小心翼翼的动作,深怕惊扰姐姐的睡眠,时间已经是凌晨1:58,我的精神却愈来愈好,完全沒有睡意。
沒想到在我一步一步的移动后,我真的贴在姐的背上了;棉被里的情形也相同,我的屌直挺挺的夹在我的腹肌和姐的臀部之间。
-:「你知道...如果爸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件事,他可能会杀了你吗?」
我吓出一身冷汗,赶紧在我跟姐之间分出一道空隙。 
-:「姐...姐妳..妳还沒睡呀?」
-:「废话...!你这样弄我,我哪睡得着呀!」
姐姐翻过身来,面对着我,看着我的眼睛,我开始尴尬的飘移着我的视缐,可是姐姐还是盯着我看。
-:「好...好啦! 姐,对不起啦! 我刚那样是错的!」
姐沒说什么,又把眼睛阖上,一手撑着脸颊,另一手就叠在那撑着脸颊的手上面。 我内心又尴尬又感到抱歉,同时也担心因为我一时的冲动影响了我跟姐之间的感情。
-:「你...是不是还沒做过呀?」
姐闭着眼睛问我这句话。
-:「痾...因为交往都还不到那个地步就断了,我也沒办法呀...」
-:「齁..弟~你很弱耶! 这样不行啦,都22岁了,不怕被朋友笑吗?」
姐张开眼睛,用一副身经百战的口气跟我讲话。
-:「就甘愿一点阿,唉~ 被笑...。」
-:「唉~」
姐看我落寞的样子,也跟着我吐了一口长气,然后又把眼睛闭上。 我也跟着闭上眼睛,刚刚的火热完全被这声长嘆浇熄。突然,我感觉到我的脸颊被温热的东西贴着,我张开眼,是姐的手。她一手依然撑着自己的脸颊,一手却贴在我的脸颊上。
-:「我说弟弟呀~你真的是长大了,我好久沒有这么仔细看你了。 我可爱的帅弟弟怎么会沒人要呢? 真的是好可~怜~哟!」
姐又俏皮的摸了我的头,左右的磨蹭着我的头顶,在我眼前的是姐坏笑的脸庞和...波动着的36F胸部。
-:「我也很想知道阿!」
我哭诉着,突然姐姐手摸到我的腹肌上,一块一块的轻捏着。 
-:「弟弟,你很强壮...。」
-:「阿?」
-:「如果姐姐只是让你体验一下而已呢...。」
姐姐呢喃着,我并不是听得很清楚,但姐姐的口气...好诱人。
-:「如果只是让你体验一下,也算是疼我的弟弟吧...。」
-:「什么?姐妳刚说什么?我沒听清楚。」
姐的手还在我的腹肌上游移。
-:「弟~姐...姐姐我,只是不捨看弟弟这样...。」
-:「痾...姐,我沒关系啦。」
-:「摁,弟弟,你真的好乖。 今年除夕夜...,姐和你一起过。」
姐姐把手挪到我的脸上,摸着。 我不知道姐是否喝醉了,我只知道,我的下体又开始沸腾;但我仍然要装腔作势。
-:「姐姐,沒关系啦,妳不用这样!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弟~答应我,別跟任何人说这事,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好吗?」
-:「我...。」
-:「乖。」
姐姐讲了这个字后,又翻身过去,背对着我。 我心里不安的看着姐姐的背影,犹豫着刚刚姐姐讲的一番话,只是这样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突然一个冷颤从屌那儿打了上来,冲到我的脑袋瓜,我决定我要把握机会,管她是姐姐还是妹妹,今晚就是我的玩具。
我抱住姐姐,就像刚刚那样,姐姐都沒有说话,我更明白姐姐的心意了。硬硬的屌再一次的顶到姐的臀部,我搂着姐柔软却紧实的小蛮腰,鼻子靠在她的头髮上,使劲的闻。
-:「摁~。」
姐这声娇嗔,让我像个赛车手把油门踩到底一样,突然有股爆冲的感觉,我再也无法克制自己文静。我抓着姐的手臂,将她翻了过来,姐紧闭的眼睛,就好像被强迫的那样,胸部还晃动着;这使我更加发狂,动作愈来愈大、愈来愈野蛮。
我开始解下姐的胸罩,像着了火般的迫不及待,姐不发一语,但当我抓狂似的扒下姐的胸罩后,我突然有种恢復理智的感觉,我看着眼前上半身裸空的姐姐,心里突然一阵罪恶感,眼前...这对巨大的胸部,是我姐姐的呀! 姐姐的头髮盖着乳头,格外的性感撩人,虽然不忍心对姐姐这样,但又确实抗拒不了姐姐身体的诱惑。
姐姐依然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我,我们彼此都沒有讲话,我想我们的内心都知道现在在做什么,但贺尔蒙早已充斥瀰漫整个房间,我们都无法停止一步一步的错误。
我们相觑了几秒钟,姐姐先缓缓的开口说话。
-:「弟...。 你...害羞了。」
我被姐这么一逗,简直尴尬得无地自容,只想躲到棉被里去,把自己包得紧紧的,深怕再看见姐姐。
-:「別害羞...,姐今晚是你的...。」
说完姐姐拨开盖在乳头上的头髮,露出浅咖啡色的坚挺乳头。 姐姐似乎也感到些许害羞,我们俩就好像在探索着对方未知的身体。
-:「姐姐...你的胸部...,美呆了!」
-:「是吗? 弟弟...你真可爱。 你是第一次看见吧? 摸摸看...。」
我吞了吞口水,手掌张到最大,一手握过去姐姐无敌的36F;沒错,我完全无法用一个手掌抓住她。 我开始搓揉起姐姐的胸部,那触感是那么的绵密,又软又有弹性,前所未有的感触,让我玩得浑然忘我! 才注意到,姐姐的乳头因为我的搓揉,变得更硬更挺了! 
-:「摁~弟弟,讨厌~ 你好色哟~」
-:「姐,我快受不了了,我第一次可以这么随便的摸女生的胸部,实在是太幸福了。」
-:「你喜欢就好,记住,姐姐我是可怜你哦! 別告诉其他人我们的秘密,知道吗?」
-:「恩..姐姐,我爱你。」
这句我爱你讲的可真心了,我真的好爱我的姐姐,无论是身材、脸蛋,又或者是个性;姐姐简直是我理想中的完美女孩。 我继续柔捻姐姐的胸部,而姐姐也数摸着我结实的腹肌,纤细的手指一直往下滑,已经隔着内裤,滑到我的龟头上了。
-:「阿~姐姐,敏感!」
-:「你也敏感? 我家弟弟不是这么沒用吧!」
姐姐不断的用大女人的口吻挑逗我,我被弄得神魂颠倒,开始将姐姐的内裤脱下来,姐姐只是静静的看着我的动作。 
-:「好香呀!姐~」
-:「你讲这句很变态哦!」
我脱下姐姐的内裤,扑鼻而来的是刚洗完澡的姐姐,身体散发的香味! 一股令人放松的玫瑰清香,正是姐姐用的沐浴用品。我循着这迷人的味道,手抓着姐的内裤,愈脱愈下去;但鼻子却是沿着小腿往上闻,一直闻到姐的小小黑三角。 我的鼻子已经贴在姐的阴毛上了,下巴刚好顶在姐的小缝隙上。 姐姐的内裤里的毛髮很猖狂,但是大阴唇附近修得很整齐,毛髮不但浓密,又深黑;姐姐果然是身经百战的女孩,一定是性慾高涨!
-:「弟...。 你敢用嘴巴吗? 很多男生都只要我帮他们,都不愿意帮我...。」
-:「姐,你说用舌头吗? 如果是舌头我很想试试看。」
-:「摁~弟,姐姐麻烦你了...。」
明明是姐姐要让我体会,却变成我们互相帮忙,不过我很喜欢这种感觉。我把鼻尖挪到那道有点湿润的小缝隙上,除了玫瑰清香,我还隐约闻到一股酸酸的腥味。 我伸出我尖尖的舌头,先拨开姐姐的阴唇,稚嫩的小豆球就在我眼前,我用Q硬的舌尖,刺了姐的小豆球一下。
-:「摁~ 弟,等...等等!」
-:「姐,怎么了?」
-:「好痒...。」
姐姐根本就超级敏感,我顺着姐的意思,慢慢的把舌头从小缝隙的底端滑上去,舌尖在滑滑的阴道壁上游动,舔至小豆球的地方。 我嚐到一种淡淡的尿素味道,虽然有点畏惧,但我还是像只乖乖的小猫,替姐姐服务。
-:「摁~」
姐抖动的她的身体和胸部,双手一直要推开我的头,样子真的好可爱。 我舔的舌头很痠,却有种上瘾的感觉,不断地要把舌头往姐的深处伸去,可是却不够长,所以配合着吸允姐的阴唇,吸的啪啪作响。
-:「摁..~。 弟~好了啦,別弄了...。」
姐好像觉得够了,她推开我的头,舌尖离开姐的小缝隙时,还拖着一条长长的体液。
-:「弟,你好棒哦! 姐很开心,味道是怎样呀?」
-:「恩...不是很好,哈哈!」
-:「讨厌~你这样讲我很不好意思欸!」
我们像一对害羞的小情侣初嚐禁果般,打鬧着,却早已忘了我们的姐弟关系。
-:「弟~姐姐..想要看看...那个。」
她一手指着我撑高内裤的肉棒,一手咬在嘴唇旁。 我把背靠在床桅,双脚打开成大字型,姐靠了过来,跪趴在我的眼前,垂垂欲坠的胸部拉长着,她很熟练的脱下我的四角裤,我的大肉棒就这样大辣辣的呈现在姐的眼前。 我心里突然一阵害羞,但姐到是看得津津有味,并用食指戳着牠。
-:「好硬哟,呵...。」
-:「姐,真的沒关系吗? 我是说,这样做真的好吗?」
-:「沒关系,我不会让我的弟弟被嘲笑的...。 但不可以说是姐姐帮你的哟!」
姐姐握着我的大肉棒,套弄了起来,也把樱桃小嘴靠了过来,伸出粉红的小舌头,从我的蛋接触,吸了一下,再顺着高耸的大肉棒舔上去,直到舌尖在我的龟头缭绕,最后是把我的大屌整跟含入湿嫩的口腔里。
姐的口腔内又湿又滑,她熟练的帮我口交着,感觉就是为很多男人服侍过,我感到一阵不捨,我的好姐姐在外头是过得那样拈花惹草。
-:「摁~ 好大..。 弟弟真的长大了,我都快含不住了。」
-:「姐,好舒服...。」
-:「这样就舒服,你真的是需要一个人帮你开导一下耶...。」
姐姐开始加速,我的龟头在姐的口腔内,彷彿快要刺穿她的喉咙,姐一手握着肉帮,头一前一后的晃动,豪乳也跟着律动。
-:「阿...。 姐,我有点想...」
-:「不行,弟,忍住!」
姐姐停下她的动作,用双手握紧我的肉棒,像是要勒死我的龟头一样,我努力的忍住不射!
-:「阿...!」
-:「加油呀!」
几秒过后,我的龟头只溢出一两滴透明的黏液,我忍了下来,我明白姐为何要我忍住,刚刚那股酥麻到脑幹的感觉,真的是我打手枪从来沒有体会过的!
-:「怎么样? 感觉不错吧!」
-:「差点喷出来阿!」
-:「真沒用,呵呵~」
姐姐俏皮的模样又再一次掳获我的心,她把胸部靠上来,夹住我刚缓和下来的屌,开始打起奶炮。
-:「姐,好软。」
-:「一样不可以射出来哦,射了扁你!」
姐用双手捧紧胸部,看得出36F连姐姐自己都很难完全掌控,我的肉棒被这样巨大的软球包覆着,既温暖又舒服;姐双手摆动着,两颗肉球在我的肉棒上磙动摩擦着;而我的手也沒有空下来,一手摸着姐的头、耳朵、乳头,一手则是摸着姐的小缝隙,看得出姐已经很湿了。
-:「姐,快了...。」
-:「真沒用耶! 忍住~」
-:「阿~!」
我又一次忍了下来,但这次真的喷出了一柱精液,我无法完全忍住。姐弹着我的额头,果然扁起我来。我那柱精液喷在姐的下胸部上,她沒有擦拭掉,只是任凭它往腹部流。
-:「弟~期待吗?」
-:「我...有点担心。」
-:「傻瓜,都说过几次了,今晚...姐是你的。」
姐姐躺了下来,身体躺平后,胸部散了开来,摊在姐的身上,像极了两颗在平底锅上的荷包蛋,看起来是那样的鲜嫩;姐一手咬在嘴唇上,一手只是松着摆在床上,她的双脚都弓着,但膝盖底膝盖,看起来很有淑女性感风。
-:「真的齁?不可以后悔哦!」
-:「拖拖拉拉。再讲就不给你了哦!」
-:「好啦,我要!」
-:「小色鬼。」
我双手各抓着姐的小腿,将她打开,叫暗色的三角形在我面前显露了出来,两片微微外翻的玉唇,就像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 姐脸红通通的,视缐似乎不敢直视我。
-:「姐,妳害羞了。」
-:「別吵啦!讨厌~ 快啦!」
-:「被我说中了齁!哈哈!」
-:「再吵扁你哦!」
我将身子往前挪了一下,姐的双脚刚好从我的腋下穿过,靠在我紧实的腰上,她的脚真的好白好戏好美丽。 我先用手指摸摸姐姐温热的阴部,并玩弄着她的耻毛。
-:「吼~小色鬼,很会玩嘛! 该不会我的弟弟只是想诱姦我吧!感觉你很有经验馁~」
-:「哇~连诱姦都出来了,姐,妳真的是很A馁!」
我调侃的姐姐,同时一手扶起巨大的冲撞车,准备来个破门而入。
-:「姐,从哪边进去呀?」
-:「啧!是真的不会还是假的不会! 最上面是我尿尿的地方,傻蛋!」
-:「那下面呢?」
-:「下面就是你要的啦,喂!別插到我屁屁哦,我不喜欢。」
-:「不会拉,放心!」
我对准了姐的阴道口,龟头才刚碰上,就好像被吸进去一样,沒入了一点点;我很兴奋,我终于要第一次我的做爱了,但...想不到是跟我从小最要好的姐姐。
-:「阿~ 弟,你的...怎么塞得我这么满呀!」
-:「是吗?」
-:「摁呀~你是...我这么多次里,最大的...。」
-:「不会吧?」
-:「真的,我的好弟弟~」
我缓缓的滑入,享受着第一次的做爱,姐姐的阴道不像我想像的这么紧,一定是因为做过无数次,但还是比我双手握着肉棒打手枪时,还要舒服100倍! 见我的动作愈来愈稳熟,姐姐也开始放开轻叫起来,可是又不能叫得太大声,万一被听见,那可真是比天打雷噼还严重呢!
我像是推着一台轮车一样,一前一后的扭着腰,摆动着屁股,那根大肉棒就这样一下出现,一下不见,在姐的下体忽隐忽现;姐姐的胸部晃呀晃,我赶紧用手阻止她的晃动! 双手捏紧姐的36F人间胸器,那厚实、扎实的手感,充盈在我的手掌间;我趴在姐身上,忘我的推着炮,姐姐也享受着我的节奏。
-:「弟~棒吗?」
-:「恩,好棒阿!我好喜欢。谢谢姐姐!」
-:「阿呆~谢什么,换个姿势啦!」
姐像拍A片的导演般,指导着我,要我躺平,高耸至云端的大屌害羞的在姐的面前跳动着;接着姐跪坐了下来,刚刚那大屌就这样消失在我眼前,整根随着湿漉漉的淫水,再一次滑入姐的小淫穴里。
-:「这次我来动。」
姐动了起来,就像小时候我们一起骑木马一样,只是这次姐骑的是...我。 她的波涛汹涌让我看得出神,她一边按着我的腹肌,一边上上下下的骑着,我也帮姐捏揉着她敏感的乳头,姐也不时的舔咬我的乳头,每当姐轻轻的用牙齿咬到我的乳头,我的全身就会酥麻一次,那节奏...真的好让人飘飘欲仙,简直像是早已射经无数次了。
-:「再来!」
姐起身,转了过去,膝盖和两个手掌都压在床上,像一只发情的小母狗,圆润白晰的翘臀?得高高;我马上跟了上去,二话不说的顶了进去,好像顶到子宫了。
-:「欸! 痛啦! 別这么深,不舒服!」
-:「好~抱歉抱歉,嘻!」
我继续跟姐姐交叠着,一点也不觉得累,愈幹愈兴奋!而姐也红着脸、皱着眉、咬着唇、晃着胸、摇着臀,简直是一部为我设计的性爱机器!
-:「弟,你好壮...。」
-:「姐,我有一点点...想要射了...。」
-:「喂喂!不可以射在里面,知道吗? 再怎么样我还是你的姐姐!小恶魔!」
-:「那要射在? 阿~」
-:「射胸上就好了,你这个小色鬼。」
我再一次把姐放平,我跪着,大腿刚好撑住姐的巧臀,手抓着姐的手臂,让姐的背离开床,姐从侧面看过去,就像一个曲率极小的大U字型。 姐就好像坐着仰卧起坐一样,每当姐起来,我的屌就抽离姐的小穴;而姐一放下,我的屌又直通通的桶了进去!
-:「弟~这...真的好舒服呀!可是很累人呢!」
-:「看片学的阿! 姐,我们一起洩吧!」
-:「摁~ 阿~~」
-:「姐,胸部克制一点,不要再晃了!」
-:「这哪是我能控制的呀!小坏蛋!」
-:「来了~姐! 要来了!!」
-:「摁,记得提早拔出来,如果你射进去,我就揍死你!」
-:「姐~」
-:「阿~~~ 阿~~」
我的速度很快,一秒大约进出了两三次!这个姿势维持不到三分钟,就觉得筋疲力盡! 我们狂妄的乱伦着,却早已忘记世界上的任何亲属关系;我只知道,我眼前的人,是个女人;而姐姐好像也只知道,她眼前的人,是个男人。 
-:「阿~姐!」
-:「阿~~~快拔!」
我使出比刚刚两次更强烈的忍功,一手握紧大屌,赶紧拔了出来;拔出来时,我瞬间注意到,姐的淫穴涌出一小道喷泉,难怪我的屌在小穴里这么油滑、这么舒服! 原来姐的身体里早就失去防备,淫水就像关不紧的水龙头般,不断地浸淫我的肉棒! 我向前挪了一个身子,才不过一秒钟的时间,我的精液像是强一的消防水柱,喷射了出来! 浓浓的精液大量的射在姐姐雪白乳房,盖住她左边的乳头,无法控制的射精,有些射到姐的脸上,甚至连额头都遭殃;我只知道最后一道精液滴流在姐的肚脐上。
-:「阿~~」
-:「摁~~~」
-:「姐,抱歉,弄到你的脸上!」
-:「摁~你死定了啦!我要扁你!」
姐姐淘气的捶敲着我的腹肌,一边还不忘要用手指擦掉眼睛附近的那道浓精。
-:「弟~这样你懂了吗? 做爱是怎么一回事...。」
-:「姐,谢谢,我完全了解性爱的美好。」
-:「傻弟弟,乖~ 我们去洗干净吧~」
我跟几姐挤在不大的浴室里,玩着那跟强劲的莲蓬头,我替她刷着背,她也替我按摩肩膀,洗澡时我的肉棒依然硬的嚣张,姐用满是泡泡的双手,玩弄着它,还不断地滑掉,弹了起来。 
-:「姐...。」
-:「摁?」
-:「妳真的好正...。」
我突然又抱着姐姐,开始吻起她,这次我勇敢的主动了起来,我一直用我的舌头侵犯着姐姐温热的口腔,我们的舌头缠绵在一起,我们俩都站着,而我的屌正好水平的夹在姐的大腿中间,一根大肉棒就这样挤在姐的小缝隙上。 我又开始前后动了起来,我的龟头沿着姐的玉唇往前滑,又往后滑,姐淫叫起来,浴室的回音让姐的声音听起来更甜美,我把姐推到墙角,一手抓着姐的大腿,她也勾搭着我的肩,我又幹起姐姐了。 我用强劲的莲蓬头,一边沖着姐的小豆球,一边用粗大的屌进出她的小穴。
-:「阿~弟弟~第二次了~好勐哟!」
-:「姐,可以让我射里面吗?」
-:「不行!」
-:「拜託~」
-:「不行就是不行~你这么任性我就不玩了哟!」
姐很坚持,但我觉得根本已经沒差了,我插了姐姐,我们早就已经乱伦了! 但我还是尊重姐姐,我渐渐的把莲蓬头的水转热,温热的水柱挑逗着姐的小豆球,我乘着强劲的水柱,顺势使劲的幹着姐姐!
-:「阿~~~~~」
姐姐居然尖叫了起来,我一股作气,乘着这声长尖叫,把精液送了出来,喷在姐姐的阴毛上。
-:「啪啪啪!」
浴室外,薄薄的房门啪啪响了起来,是有人在敲门!
-:「小桦,妳怎么了? 你还好吗? 沒事吧? 小桦!」
原来是小姑,我看了手錶,居然已经快要早上五点了! 她们果然早起要出门玩,因为我的房间就在姐的房间隔壁,小姑一定是要下楼时,经过姐的房门,听到姐的尖叫声,以为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沒事,小姑,我被蟑螂吓醒而已!」
姐拖着湿答答的身体,探出浴室外,对房门外的小姑说。 阴毛上有一点稀稀的精液,还滴到浴室外头。
-:「沒事就好,我和姑丈先出门啦,谢谢你们!在帮我跟你爸妈讲一声。」
-:「摁~好的! 小姑拜~」
我拧了条抹布,把浴室外,从姐湿搭搭的身体滴下来的水,和那几滴稀稀的精液一同擦掉。
-:「姐,想不到我们做这么久。」
-:「还说呢!你居然一夜弄了我两次,我家弟弟怎么这么勇勐阿~ 天~。」
-:「呵呵...。」
姐姐用莲蓬头沖洗着阴毛上,我的精液。 我们出了浴室,两人都只用浴巾裹着,干拭后的身体,是那样的舒爽,姐姐皮肤嫩的透红,两峰高高的胸部,还挂在我的眼前;脸颊更是红通的可爱。 我的屌终于也因为身体的疲惫,渐渐安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