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飞一般的情人]

[飞一般的情人]

(一)

有一天我面对镜子这样告诉自己:你已经二十八 岁了!该嫁给谁谁或某某了!

人家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你怎能眷都没眷就让年华付水流?

可是我的爱人……他比我小五岁!而且他还跟他的名字一样,是个放浪不羁的「阿飞」。

词典说「阿飞」是「穿着奇异的青少年无赖」。我认为这种解释非常不准确。

阿飞的穿着奇异,但他的行径更奇异……而我却深深地迷恋着他的奇异。

三月,城市里飘荡着暧昧的气息。我在这样的季节里认识了阿飞。我和他最接近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0。01公分,我对他一无所知。六个钟头之後,我爱上了他。

他很英俊,蓄着飘逸的长发,黑色的紧身衫和褪色的牛仔裤勾勒出隆凸结实的肌肉。这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在超市里,我跟他擦肩而过,然後又不约而同地回眸。我看见他的灿然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黄昏总是消逝得飞快。黑夜像一匹鼓翼的乌鸦,用它的翅膀笼罩了都市。

22点,我在酒吧里再一次遇见他。他跟一群服饰鲜艳的男女围聚在一起,在呼啸着酗酒。他的笑声肆无忌惮,带有金属的质感。

我独据一隅,默默注视着六小时前在超市里与我擦肩而过的他。结果我们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了……相遇的瞬间我似乎听到了奇妙的「嘶嘶」电流声。然後他撇下同夥摇摇晃晃地向我走来……他用一种光焰灼热的眼神俯视我……说:「我们见过面。」我点点头,「你的记忆力真好……坐吧……喝一杯?」就像大多数男人喜欢漂亮女人一样,我也喜欢英俊的男人,尤其是年轻的身材剽悍的英俊男人。在跟阿飞相遇之前,我和一个有妇之夫同居了半年。那「有妇之夫」的相貌酷似某位影星,气质也很儒雅,但他的性能力奇差……无法满足我的生理需求。最後我忍无可忍,当着他的面使用自慰器……令他羞惭地主动地离我而去了。

我属於那种外表看似冷艳其实内心慾念如炽的女人。我记不得是哪一位诗人说的了,说的真好:这有什麽奇怪的……你本来就是野兽。

没错……阿飞就是一匹充满了野性的猛兽。我也是一匹母兽,只不过我把自己的兽性隐藏在身体最深处。我受过高等教育,现供职於着名的大机构,月薪逾万,可谓高级白领……我的生存环境迫使我必须注意言谈举止,必须装扮出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酷……其实我渴望着富有激情的生活!我不想成为一个在放纵与恪守之间苦苦挣扎的女人。

阿飞并没有坐下来陪我喝一杯……他就这麽着站在我的面前。不说话,两手插兜,两眼炯炯。我知道他在看我,或者说在欣赏我。他的目光如火,映红了我那柔媚的五官,蔓延了我那丰隆的美乳,燃烧了我那平坦的小腹,灼热了我那修长匀称的双腿……且沸腾了我的血液。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老天,这就是我需要的男人!你看他多麽帅气!身体多麽精悍!你看他两腿之间的隆起多麽可观……我的心里盘旋着一条情色蟒……在这样的夜里,它狠狠地咬了我一口。

我几乎是很仓惶地跟着阿飞逃跑了。我们来到一个废弃了的旧仓库里。

我很奇怪这里竟然还通着电……一盏散发着黄色光晕的电灯在空中摇曳。

墙壁上被人画满了巨大的男性生殖器。还有一把布满了灰尘的椅子和堆积如山的空酒瓶子……阿飞将我拽进怀里,然後粗鲁地吻我,弄得我嘴巴里全是威士忌的味道。

「想要吗?」阿飞边吻边问。

「嗯……」我贪婪地吸吮着他的舌头。

「那就来吧……」阿飞松开我,开始飞快地脱衣服。

我喜欢他的直接……我喜欢他的裸体,还喜欢他的阳具。我的妈呀!真像一根肉红色的香蕉……那麽坚硬!那麽骄傲!那麽威风凛凛……竟然比我的自慰器还要巨大。我的两腿发软了……它让我联想到了诸如力量、充满、摩擦……这类辞汇,而这些辞汇又变成一堆会蠕动的小虫子,爬行在我的棉质三角裤里,叮咬着我的外阴……痒得我直起鸡皮疙瘩……「怎麽样?」阿飞在冲我炫耀。

「很棒!」

我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紧张和激动……我赤裸了下体……我的两条腿在簌簌颤抖。阿飞笑了,他靠近我,摸我的三角区。

「好多毛呀……」他用手指梳理我那飘拂的阴毛。

「你不喜欢吗?」我软弱无力地依偎在他的胸前。

「喜欢。这说明你性慾强烈。」说罢,他果断地去抚摸我的阴户。

「哦……」我下意识地并拢两腿。我……还有那麽少许的矜持。

「哇!又肥又嫩!」

阿飞的手掌兜着我的肉馒头,颠了颠,好像在掂量它的份量。

「你说什麽呀……」我娇嗔。

「我说你的屄,又肥又嫩,还水汪汪的。」阿飞的手开始挤压……「讨厌……」真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屄」呀「屌」呀这样的字眼了。此刻从阿飞的嘴里说出来,竟然让我感到真实、亲切和刺激……我轻轻地呻吟着,又轻轻地爱抚着阿飞的臀部。他的肌肉光滑,富有弹性。

「你看……」

阿飞抽出手掌,叫我看他的掌心。那里亮晶晶的沾满了我的液体。然後他盯着我,用舌头舔那些粘液……他的动作细腻性感,他的眼神像女人一样妖冶。这时我能感觉到我的下身已经溢出了一汪东西。我太想要他了!於是我将那把破椅子拽过来,将我的左腿跷在椅子上。

我说:「快点儿吧!快点儿进来!」

阿飞叉开双腿,整个人跟圆规似的站在我的面前。他的龟头很自觉地与我磨擦。其实我已经非常润滑了。我搂着阿飞的脖子,饥渴的身体往前一耸,与此同时阿飞用力一送!我彷佛听见了「扑哧」一声。我的身体被贯穿了……我的阴道还从未享受过如此饱满、坚硬、粗大和充满了力量的阴茎!我快活地嘶喊,叫快!

快!快!阿飞不说话,抱紧我的屁股闷着头风车一般抽插。他可真强壮啊!

每一下都撞击在我的最深处,撞得我心旌摇曳,撞得我魂飞魄散……老天,我高潮了……我真想死在他的怀里!

回想起来,那天晚上我一共来了六次高潮。我和阿飞先是站着做爱,做了半个钟头,期间我来了快速且澎湃的两次。然後阿飞也射精了。但我不准他的阴茎出来……我死死地夹着,并主动地亲吻和抚摸阿飞,结果他很快地再度勃起。这回他要从後面弄我。他叫我用胳膊撑住椅子,把腰塌下去,把两腿叉开,把屁股撅起来……我喜欢这种姿势,因为我知道自己的臀部很美,不逊於CHEYENNESILVER……我款款地扭摆腰肢,激动地呻吟,让阿飞凶猛地插入。

「哦……用力!用力!」

我不停地催促阿飞。实际上阿飞的每一下插入都力道十足……他的大腿撞在我的臀瓣上,撞击声清脆响亮。他大力抽送,挥汗如雨。我真的是爽呆了!说句厚颜无耻的话,没有一个男人能像阿飞这样操得我如此痛快淋漓!而且阿飞的第二次比我想像的更持久。他操了一个多小时,最後把我的淫水都操干了,才突突突地射精。

我非常满意。这一回我又高潮了三次,有两次是连接不断地汹涌而至。

那时我已经陷入癫狂状态。我只记得自己在不停地尖叫……整个人整具身体飘飘荡荡……我的灵魂出了窍。

啊!那种感觉太美好!以致我五次了之後仍然意犹未尽。阿飞气喘吁吁地坐在椅子上,我可怜巴巴地蹲在他的面前。

「你太棒了……我还想要!」

我一圈一圈地舔着自己的嘴唇。老天!我真的如此饥渴吗?其实就在一个礼拜之前我还跟女友一起光顾过一家「鸭店」。那个男人很卖力气,弄得我很舒服。

但那只是舒服。阿飞带给我的却是一种钻进了骨子里的……痛快!他让我知道了身为女人是多麽的美妙的一件事情!

「你他妈的真骚!」

阿飞骂我……但他的语气很亲昵,脸上还挂着微笑。

「没错,我就是要骚给你看。」

我索性跪在水泥地上,自己动手,脱去上衣。我们做了近两个小时的爱,但我依然是半裸。这说明我们太投入了。

我脱掉上衣,摘去乳罩,让自己全裸在凉快的晚风中。从这一刻起,我彻底地爱上了面前的这个少年。我要向他展示胴体,要让他爱上我……我很有信心。因为我有别於那些青涩的少女。我的身体丰腴成熟,肉感且匀称。这是我多年来勤於锻链和保养的结果。我的乳房高耸白净,像两座小山似的,像在奶汁里浸过一样。我的乳头娇嫩饱满,呈粉红色,宛如两粒诱人的樱桃。

「我好看吗?」

我妩媚地瞅着阿飞,并耸起我的胸脯。

「说实话,你很漂亮。」

阿飞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那你不想要我吗?」

我伸出我的双手,去抚摸阿飞的小弟弟。此刻的它疲软在黑茸茸的乱毛里,但仍有十来公分的长度……我爱不释手地握着它,柔韧和温热的感觉沁入我的手心。

「呆会儿……现在还硬不起来。」

「不!我这就要!」

我垂下头去,用我的鼻尖拨弄那圆润的龟头。一股由精液和淫水混合而成的腥味儿直钻进我的鼻孔。我贪婪地嗅着,然後温柔地张开嘴巴,将阿飞的阴茎含进口腔里。我认真地舔着,仔细地吮着,心里充满了情慾……渐渐地,小弟弟膨胀起来,越胀越粗大。我站起身来,骑坐在阿飞的身上。

我一边跟阿飞接吻,一边用阴户摩擦阴茎,使之保持坚挺的状态。

「这回咱们慢慢的做……」

我踮起脚尖,让阿飞对准我的膣孔。我缓缓下沈。热乎乎的阴茎顶开我的大小阴唇,进入我的阴道,被我那湿润柔软的肉包裹。最後我就这样坐在阿飞的大腿上。我说:「好深好深啊……」「舒服吗?」「嗯……你棒极了!我的小帅哥!」

「你喜欢我?」

「喜欢……你呢?你觉得我怎麽样?」

「不错……你长得漂亮,身材也好。」

阿飞抱着我,两手很自然地抚摸着我的屁股。摸着摸着,他就摸进了缝隙里……他的指肚顶着我的肛门,令我下意识地缩紧。

「你这里没让人弄过吧?」

阿飞用手指甲抠了抠。一股异样的快感像电流一样贯彻了我的周身。我看着阿飞,只见他那张俊俏的脸蛋上浮起一抹带有邪气的笑容。

「我想干你的屁眼!」

阿飞赤裸裸地要求。我的脸腾地红了……我能感觉到,因为我的双颊发烫。

我在好多色情电影里看到过这样的画面:那些巨大的阴茎在女人的肛门中出出入入,画外是一连串的「FACK!」不过我从未体验过肛交的滋味……尽管有几次我已跃跃欲试。

我紧紧地拥抱着阿飞……

「下次吧……好不好?」

「为什麽?你放心,我不会弄疼你的。」

「不……」

我至今也弄不清楚自己为何能够拒绝阿飞……实际上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有拒绝他的勇气。也许当时我还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也许我还期盼着「下次」……我想和阿飞在一起。我害怕那场旧仓库里的疯狂仅仅是一夜情。总之我拒绝了他,充满歉意地吻他……可他并未停止手指的摸索。他说:「那好……那我先帮你疏通一下……」於是他的手指便粗鲁地插入。我浑身紧张,却又感到刺激。我下意识地收缩,我的阴道也因此夹得更紧……我听见阿飞「啊」了一声,他的另一只手重重地拧了我的屁股一把……嘴里说:「你的屄好紧呀……夹得我好舒服!」说罢他叼起我的乳头,吧唧吧唧地吸吮,间中还用牙齿撕咬。疼痛令我皱起眉头,嘶嘶地吸气……可是疼痛也激发了我的兽性。我开始上下起伏……享受磨擦的快感。但这样一来,我的肛门便有了缝隙,阿飞趁机更加地深入。我尖叫……我死死地按着阿飞的头,屁股的起伏越来越大。

最後我像是一个女骑士,在莽莽的荒原上策马狂奔,大风呼啸着迎面而来,我却毫无知觉……我的心,我的灵魂,全被来自下体的快感占据了!

我只能不由自主地加速!加速!最後我的人飞上云霄……我哭了。

我终於体验到了女人在性事上的颠峰状态。

连续来了六次……在我而言,史无前例。

也许是我过於投入了,连阿飞的喷射都没感觉到。在我平静下来整个人软成一滩烂泥之後,阿飞抱着我气喘吁吁地说:「你真厉害……我从没遇见过……像你这麽疯的女人!」我依偎在阿飞的胸前,满心愉悦,满怀幸福。我泪眼婆娑地呢喃:「我也没遇见过……像你这样……能叫我这麽疯狂的男人……」「我喜欢你。你叫什麽名字?」我用手指在阿飞的胸脯上划出「Ann」三个字母。

「我叫安妮……你呢?」

「人家都叫我阿飞。」

「阿飞……阿飞……」

我轻声地重复着这个名字。

(二)

从那「六次高潮」之後连续一个礼拜我都见不着阿飞。在家里在办公室里我无数次地拿起话筒拨号,但那一端总是「暂时未能接通」。我心烦意乱魂不守舍。

尤其是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黑暗中我反覆地回味着疯狂的那一夜……我强烈地想念阿飞,想念他的英俊脸庞,想念他的结实身体,想念他的巨大阳具和强有力的抽插……即使是凭空遐想,亦使我下体湿润,阴道里奇痒难耐。我知道这样不好,也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将沈沦在情慾里不能自拔。

但我控制不住自己,也许骨子我就是需求格外强烈的女人,是离经叛道和渴望激情的女人。这不是我的错……我有拒绝平庸、乏味、苦闷和无聊的权力。我不愿意成为只去追求有形条件而放弃了真实感受的牺牲品……像在大街上游荡着的那些花枝招展的女人一样,甘心蜷伏在大款们的膝下,享受物质丰足的生活过程而退化城三饱一躺式的经济动物。

我一直渴望着能过上一种刺激甚至是放荡的生活。在过去的两三年里,我一直被这个可怕的慾念头所攫取着。日子越平淡越有秩序,我的慾念就越强烈越发地不可收拾。特别是在我使用自慰器或者早晨醒来身边空无一人而下体产生了肿胀感的时候……我难过得想哭。因为我知道我的青春正一寸一寸地离开我而趋於消逝。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一个成熟而健康的女人,一个拥有美丽脸蛋和骄人身段而被异性的目光时刻追踪着的女人,却不得不忍耐寂寞……其实在我的生命中也曾出现过不少的男人。他们大多优秀,但却始终令我感到有缺憾,这主要是因为我的性生活不完美。我在这方面有很高的要求,他们都不能满足我。

只有阿飞……

於是我连着一个礼拜每天夜里都去邂逅阿飞的那家酒吧徜徉。然而每一次我都是抱着希望而去揣着惆怅而返。直到有一天……午夜。

我拖着微醺的身体在街头徘徊。我不想回家,因为我再也无法忍受那份独守空闺的寂寞。也许我应该去找旧情人……也许他能够给予我一些慰籍。但我却下意识地在心里比较……拿旧情人与阿飞比较。相比之下,我便索然无味了。

这就叫「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吧!

三月夜凉如水。路灯将我的影子投射在水泥地上,显得朦胧而不真实。

我深深地吸一口凉气。然後我听见远处传来引擎的轰鸣声。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响。紧接着十几辆疾速宾士着的摩托车出现在我视线里。车灯把整条大街映得雪亮。

我终於看见了阿飞……他冲在最前面,长发飘飘,如黑夜里的幽灵。他风驰电掣一般在我的身畔掠过……我怔怔地站在原地,像一根木头桩子,目送这一群狼一般的车队呼啸着远去。

街道转眼间恢复寂静,静得连掉一根针在地下都能听得见……我打量四周,瞥见一部停泊在路边待客的计程车。我把它招过来。

「往前开……快!」

我心急如焚……我要去找阿飞。

车子往前开了十来公里。一路上连个鬼影都没有。就在我的心往下沈,眼泪要往外流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前方有光影晃动,然後又听见一片嘶叫声和纷遝的脚步声。我的心嘭嘭跳动……几乎要蹦出嗓子眼。

「开慢点儿……」

我摇下车窗。只见十几个人在追逐一个人。那一个人就是阿飞……他手里握着刀,披头散发,满脸血污。他向我这边奔跑过来。我连想都没想,立刻打开车门。

「阿飞!」

「喂!你干什麽……」

司机惊慌地叫嚷。这时阿飞已钻进车厢。紧接着「嘭」地一声,挡风玻璃碎了……然後又一块砖头飞进来,砸在阿飞的脑袋上。我大叫:「开车!快开车!」司机猛踩油门。我的眼前闪过一张张凶神恶煞的面孔……车身乒乓作响,也不知挨了多少下……不过这只是瞬间里发生的事……几秒钟後,那帮家夥便被我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後。

「他妈的!好险!」

阿飞捂着头,嘘出一口长气。

「你怎麽了!你这是怎麽了!」

我惊魂未定,身子还在簌簌发抖。

「喂……你们要去哪儿?」

司机把车开得飞快。他也怕那群家夥再追上来。

「去你那儿方便吗?我回不了家。」

阿飞扭头看我。他一脸的鲜血,连上衣都被浸透了。

那天晚上我就像梦游了一样。我不知道自己和阿飞是怎样进门的……是怎样帮阿飞清洗伤口、上药、缠绷带和跟他上床的……我们俩拥抱着昏昏睡去,什麽也没做,因为实在是太累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阿飞在花园里漫步,身边弥漫着浓郁的花香,迎面吹来温暖的风。阿飞搂着我,不断地亲吻我,令我情慾荡漾……不能自已。最後我们俩在花丛中双双躺下,温柔而热烈地做爱。我恣意逢迎婉转相就。从遥远的地方飘来一种天籁之声……如梦、如幻、如月光、如夜空里稀疏的星子……而我那柔媚的呻吟声被扩音了数十倍,掺杂在其中,海浪般缠绵起伏。

不知为什麽……我流泪了。

我说:「阿飞……我爱你……」

然後我睁开眼睛。

春天的阳光射穿了暖色的窗帘,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草木的芬芳。我看见阿飞,他正注视着我,一丝微笑掠过他的唇间。

「你梦见什麽了?」

他伸过手来,抚摸我的头发。我咬了咬嘴唇,想弄清楚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我握住阿飞的手,摩挲他那男性的、粗硬有力的关节。我感觉到了他的体温和不疾不徐脉动。

「阿飞……」

我呼唤他。

「安妮……我在这儿。」

「老天……你受伤了……」

他的额头上缠着绷带,还隐隐地浸着血渍。不过这丝毫都没有破坏他的相貌,相反地却为他平添了几分英武之气……他的眼睛清澈,鼻梁高挺,唇线清秀……倘若下巴上没有那些青色胡茬的话,他分明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安妮……昨天晚上,你怎麽知道我有麻烦?」阿飞把嘴凑过来,给了我一个吻。

「我去酒吧找你……碰巧,看见你了。」

我用胳膊勾住他的脖子,回吻他,咬他的嘴唇……「你好狠心呀!一个礼拜不搭理人家……」阿飞挣脱了我的纠缠,欠起上身。他的上身赤裸着,肌肉隆凸,皮肤泛出健康的栗色光泽。

「我出事儿了,怕连累你,所以没来找你。」

「什麽事儿?」

我紧紧地揽住他的腰,好像生怕他要翻身下床,离我而去似的。我用指肚儿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腹肌,并有心再往下摸索……可我又不敢……我怕他嫌我轻佻。

「没什麽大不了的……」

阿飞侧身,故意用他的下体顶了顶我的胸脯。我浑身剧颤……就觉得两腿之间一酥,有一些流质的东西溢了出来……「想我吗?」阿飞挤压我。他那硬邦邦的东西顶在我那软绵绵的乳房上,令我喘不过气来。

虽然隔着一条绵质的内裤,可我依然能够感觉得到那种烧心燎肺的火烫……我低声回答说:「想……想死了……」「想不想我的这里?」阿飞自己动手,脱掉内裤,然後将他的阴茎亮给我看。前次因为光线昏暗的缘故,我只知道它的巨大,却未能看仔细它的模样……这时春光明媚,将我眼前的一切都勾勒得丝毫毕现……虽然我已经容纳和承受过它,但我还是为它的又长、又粗、又硬而惊叹不已……它紫油油地闪着亮光,还有钢筋般的脉络一圈一圈地盘旋在茎身上。难怪……难怪能够摩擦得我灵魂出窍!

「安妮……你还没吃早餐吧?」

阿飞挪动身体,调整角度……用他的大龟头挑逗我的嘴唇。

我会意地张开嘴巴……

「来,让我喂你……」

阿飞的龟头像一只大鹅蛋,塞满了我的口腔。我热烈吸吮,我的舌尖儿灵活地打着旋儿……「好吃吗?」阿飞笑着问。我冲他眨眨眼睛。

「让我来帮你……」

他用手指飞快地套弄自己的输精管。

「哦……宝贝……我要出来了……」

我死死地噙住阿飞,闭上眼睛,等待他激情迸发的一刻。我感觉到他的大龟头「突突」地弹跳了两下,紧接着一股浓冽粘稠的浆液热乎乎地射进我的喉咙……然後又是几阵强烈的扫射。我根本来不及往肚子里咽,只能由着它充满口腔,再溢出嘴角。

「完了……没有了……」

阿飞的海绵体迅速萎缩,变成懒洋洋的一条。我叼着它不放,意犹未尽。

「你可真馋呀!」

阿飞把我的脸扳起来,眼睛笑吟吟地盯着我,又帮我揩去挂在嘴角的精液。

我咯咯娇笑,顺势扑进他的怀里,捧着他的脸庞,说:「没错!我就是一只馋猫……我要吃了你!」阿飞冲我扮了个鬼脸……「馋猫……你去帮我弄点儿吃的吧!我从昨天早上饿到现在了!」我穿着粉红色的睡袍,趿着绣花拖鞋,在厨房里忙活。我冲了一杯牛奶,摊了两个鸡蛋,又煎了几片火腿。窗外阳光灿烂,春风吹面不寒。远处传来一阵阵喧哗……平时的我极其讨厌这种噪音,但此刻的我却觉得它非常悦耳。我想是自己心情愉悦的缘故。我一边煎火腿,一边胡思乱想……如果我有一个小丈夫,那麽我就得每天服侍他,为他操心这样操心那样……身兼妻子和母亲两种角色……不过也满好,省得生孩子了……哈哈!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麽?」

阿飞悄悄地掩到了我的身後,从後面抱住我。

「没什麽……这就弄好了。你乖乖的去餐厅里坐着。」「我不……」阿飞调皮地撩起我的睡袍,抚摸我那光滑的屁股蛋……「别闹……阿飞……」我反手打了他一下,可没想到打中了一根硬邦邦的东西。我立刻攥住,心里又惊又喜。

「哇……你好厉害……这麽快就……」

「那当然!」

阿飞贴紧了我。他的阴茎就跟枪管似的,顶在我的尾椎骨上。我的身子立刻发软……差点儿连锅铲都握不住了。

「阿飞……」

「安妮……来……」

他掰开我的手指,又拍开我的双腿……他的大龟头顺着我的阴唇缝儿来回滑溜,不一会儿我就出水了。我赶紧关上煤气炉……然後低下头朝自己的两腿之间望去,只见那个可爱的大龟头被两片红艳艳的肉唇夹裹着……一副欲进不进的样子。我忍不住出手。我用力地按住龟头,将它按进我的阴道里。

「啊……」

来自下体的强烈快感令我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我前後耸动屁股,主动地拉扯阿飞,让快感升级。阿飞也非常配合。一来一往,一进一出,一插一抽,节奏明快,动作迅猛……十分钟後,我便高潮了。我死死地夹着阿飞,嘴里尖叫着:

「阿飞……我爱死你了!」

我的声音和我的魂魄就像小鸟一样,扑喇喇地飞出窗外,飞向瓦蓝瓦蓝的天空,在棉絮般的白云彩里自展翅翺翔。

高潮之後,我们把「战场」迁至餐厅。阿飞坐在椅子上,我骑在阿飞的大腿上再次性交。这一次的时间很长,但过程细腻而甜蜜。我一边套弄阿飞,一边服侍他吃早餐……我先把鸡蛋一小口一小口地含在嘴里,然後再一小口一小口地喂他,那情调和气氛都温馨极了……当我第二次高潮的时候,我趴在阿飞的怀里哭。

阿飞问我哭什麽,我说,我太幸福了……我担心幸福的东西都不能长久。

「傻丫头……说这些干什麽?」

「阿飞……你说我们俩能在一起吗?」

「我不知道。」

阿飞开始加大力度。他显得有些烦躁,动作疯狂粗鲁。於是我们中止了适才的话题……我们俩都拼了命似的动作,一齐大喊大叫,我们制造的声浪几乎能掀翻天花板……最後我们双双迎来高潮……快乐的小天使降临在我们身上。

「真好……你觉得呢?」

阿飞紧紧地拥抱着我。我能感觉到……他爱上我了。

「棒极了……为了你,我情愿下辈子还做女人。」我缠绵地吻他。我们就这样喃喃地说着情话……直到阿飞再度勃起。

「来!我们上床去!」

阿飞把我抱进卧室。这回我享受了一次正常体位。我将自己的双腿架在阿飞的肩膀上,让他刺入我的最深处……在我最疯狂的时候,我使劲儿地颠他,迎合他,叫他用力撞击……床架」嘎吱嘎吱「地响,我们俩的身体「嘭嘭」地互相碰撞,阴茎在阴道里做活塞运动,做出「扑哧扑哧」的水声……阿飞的大龟头啊!

真像铁锤一样,一下接着一下,顶在我的心窝里……我不断地吸着冷气……我的眼前乱冒金星……天晓得他怎麽这麽能干!我已经不记得自己高潮多少回了……我只知道自己已经声嘶力竭。最後我的淫水乾枯,我的阴道火辣辣地作痛,阿飞这才一泄如注。

我躺在床上……我的四肢百骸犹如散了架一般,连动弹一下都觉得吃力。

可是与身体的状态恰好相反,我的头脑异常清醒,甚至有一种连自己都感到吃惊的敏锐。我扭过脸去把目光投向阿飞,没想到他也在静静的注视着我。我们俩相视一笑。我的感觉很幸福……我不会再追问,问我和他是否能在一起,问自己到底想要什麽样的生活。我想,我在感觉,在经历,在前行,这样就可以了。

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却会很清楚地明白着自己不要的是什麽。

(三)

在我们这个国度里,有一个叫做「故乡」的东西。我的故乡很遥远,在北方,而它留给我的印象已经非常模糊。我只记得大片大片的雪花,以及铅色的天空和呼啸的北风。那是冬天,我和童年的夥伴们一起在结着厚冰的河面上打雪仗。我们的笑声能惊起好些黑色的麻雀,叽叽喳喳地掠过僵直而肃穆的树林。

然後我来到南方上学,并留在这里工作。这里没有雪,甚至没有分明的四季。

这里阳光充沛,人潮涌动,空气常年污浊。高楼与高楼之间寂静的天空弥漫着暧昧的灰色。一到晚上,城市便散发出颓靡的气味。时光和破碎的梦想被埋葬在阴暗的下水道里,不停地发酵。

我喜欢乘双层巴士上班。我喜欢在顶层的後排,挨着窗户。我可以俯视满大街的人流,又或者仰视摩肩接踵的大厦。当车速比较快的时候,潮湿的暖风迎面吹来,让我的长发飘舞。我的双眼开始模糊,头脑开始晕眩。

就像这一天……在我离开家之後。

不过跟以往有所不同的是,我的身体充满了酸痛的感觉。这是纵慾的结果……阿飞……阿飞……我只能一再地让你相信我那最爱你的人就是我请你带我离开喧嚣的人群我愿意做飞一般的情人整整一个下午,我在Office里做白日梦。我的眼睛瞅着卷宗,可脑袋里翻来覆去的全都是阿飞。他那略带邪气的笑容,他那古铜色的宽阔胸膛,他那又粗又长又坚硬的阴茎……哦!真该死!我的下身竟然又产生出肿胀感……我的手悄悄地伸了进去,能感觉到自己的阴户就像水母一样粘滑。

北京时间17点30分,下班,我迫不及待地冲出写字楼,打的回家。车过超市,我心念一动,赶紧叫停。我跑进去买了几样东西……北京时间17点45分,我推开家门,不见阿飞,只有他留下的几行字:安妮,我走了。也许我们不会再见面了。我和你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人,过着不同的生活。我们不应该在一起,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麻烦的是,我爱上了你。这让我感到害怕。但我会永远想念你。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你……北京时间18点整,我坐在没有任何光线的房间里,脑海一片空白。

北京时间19点15分,我一个人在街上流浪。我感觉不到饥饿,感觉不到疲倦,甚至感觉不到痛苦。最後我躲藏在阴暗的角落里,低着头喃喃自语,阿飞,你上哪儿去了?你到什麽地方去了?

北京时间20点45分,我来到「摩根酒吧」。我要了一瓶Chivas,并喝空了它……於是我醉了……有一个男人来搭讪,要请我出去再喝一杯……我摇摇晃晃地,跟着他,来到大街上。

男人叫了一辆计程车,把我推进後排,就在他也要挤进来的时候,我忽然发现……男人的脸在霓虹灯下极其狰狞……像电影里的怪兽!我尖叫一声,奋起一脚,把他踹下车去……我惊慌地催促司机,「开车!快开车!」接下来的情景如梦如幻。我自己也不晓得是怎麽找到那个旧仓库的……仓库里亮着灯,黄晕晕的灯……我下了车,踉踉跄跄地闯进去……然後,我看见了阿飞,他孤独地蜷缩於角落,有一点点寂寞,一点点哀伤,一点点顾影自怜,像一只疲惫的鸟儿……是的,鸟儿,我听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鸟儿是没有脚的,它只能一直地飞呀飞,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我流着眼泪向鸟儿走去,把他捧在掌心里,我说,别飞了,我带你回家。

「答应我……别再离开我……」

「嗯……」

「不……我要你说出来……你说……你不走了,你不飞了……」「我答应你……我不走了,不飞了……我要跟你在一起。」灯光漂浮在空中,彷佛触手可及。

阿飞睡在我的身边,却好像相距甚远。我生怕再次失去他……我像八爪鱼似的缠住他,用自己的身体摩挲他……他还是那麽坚硬那麽灼热,令我爱恨交集不能自已。

「阿飞……我要送给你一样礼物……」

「安妮,你已经给了我很多,很多了……」

「不……我要送给你……而且……这是你自己说要的……」「是吗?是什麽?」「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吗?」「当然……」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我说……你很漂亮……」

「不对……还有……」

「我说……你身材好……」

「讨厌……你都忘记了……还是让我来提醒你吧……」我咬了咬阿飞的耳垂,然後小声地告诉他……「你说……你说……你想干我的屁眼!」这时,我明显地感觉到了,阿飞的大阴茎猛烈地跳动了两下!我窃笑……「是吗?是想干吗?」「你给不给?」我伸手,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我拿出两样东西,那是我在超市里买回来的……凡士林和润滑油。

「你看……我都准备好了……」

阿飞的脸上又浮现略带邪气的笑容……

「现在就给吗?」

「嗯……只要你想要的,只要我有的……全都给你……」我爬起身来,跪在床上,背向阿飞。

「阿飞……你再帮我……疏通一下……」

说罢,我弯腰,撅起屁股。

在我的身边,有一面明亮而且巨大的穿衣镜。镜子里呈现出一个头发淩乱、星眸朦胧、面颊潮红、浑身赤裸、肌肤雪白的妖娆女人……她活像一匹母狗,匍匐着,喘息着,期待着……体态淫荡之极。

「来呀……」

我风骚地扭了扭屁股……

「哦……安妮!」

阿飞忘情地抚摸我……又亲吻我的臀沟,又用舌尖儿舔我的菊花蕾……我像一块太阳底下的雪糕……融化了……那些奶油缓缓地渗透出来,淋漓了我的阴唇。

「阿飞……我爱死你了……」

我哭一般地呻吟……

「安妮……我也爱你……」

阿飞拿起润滑油,拧开瓶盖,里面是一个尖嘴。他小心翼翼地……插入,挤了一些进去。也许那润滑油掺了薄荷,弄得我凉津津的,特别舒服……然後,阿飞又打开凡士林,挖起一块白腻腻的乳膏……「安妮,你的皮肤真像这乳膏……你看,简直分不清……」阿飞一边夸奖,一边涂抹……因为摩擦的关系,我的肛门开始发烫,发胀,发痒……「阿飞……可以了……插进来吧……」我收缩和放松……虽然我看不见,但我能想像得到,此刻,我那咖啡色的肉蕾应该像鱼咀一样,一松一弛,一张一合……或者说是含苞欲放的样子……我想那景色一定很淫靡。

阿飞挺立起来……他那温暖的大肉蘑菇准确地顶住了我……说实话,我有点紧张……毕竟是我的第一次啊!我身体上的最後一块处女地……就要被攻破了!

我屏住呼吸,咬着下嘴唇……我努力地松弛括约肌……我要把那朵小花蕾奉献给自己的爱人。

阿飞开始用力,但他的龟头实在巨大……即使有润滑油和凡士林的帮助,也才塞进去一小半。而我,已经有不适的感觉了。

「安妮……疼吗?」

「不……不疼……阿飞……用力啊!」

「嗯……」

阿飞的身体向前一压,而我的屁股往後一顶……两下里同时出力,就像推针筒一样,大鸡巴终於嵌入……天哪!满满当当!连一丝一毫的缝隙都没有!肛门里的充实感跟阴道里的空虚感混合在一起……我说不清楚那是一种怎样的滋味……「安妮……好紧呀!」「那当然……我是第一次啊……你慢慢地抽它一会儿……就松动了……」实际上我毫无经验,我只在录影带和情色小说里见识过肛交。有些文字说肛交会带给女人「撕裂」的感觉,但我不觉得……我只是阴道里空得难受……如果阿飞有两根肉棒就好了!不过,那不成怪物了吗?想到这儿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怎麽啦?」

「没什麽……」

我扭头,送给阿飞一个妩媚的眼波……

「阿飞……你喜欢吗?」

「嗯……你呢?」

「还可以……来吧……动一动……」

於是阿飞开始做活塞运动。他忽前忽後,或深或浅,不温不火,不疾不徐……他那青筋盘结的粗糙茎身像锉刀一样,挫着我里面的嫩肉,令我的感觉火辣辣……数十个来回之後,我的肛道彻底通畅了……抽送之间不再艰涩,它逐渐滑腻起来,甚至发出「唧唧」的声音。

「安妮……」

「哎……」

「做好准备……我给你……来几下狠的!」

话音未落,阿飞突然发力,他的大龟头像一个重锤!撞击在我的柔软处……哦!我的整个屁股都酥了!快感忽然降临,我不由自主地打个激灵,尖叫——「阿飞!好舒服!」「是吗?那就……多来几下!」阿飞大开大合直拉直推……每一下都恨不得干进我的肠子里!我……我进入了状态!真没想到!原来肛交也能带给我快感——而且是痛快淋漓的快感——好刺激啊!我无耻地耸动屁股,迎合那强有力的撞击!

「啊!阿飞!啊!阿飞!」

阿飞越发地疯癫……他一边狂操,一边打嗓子眼儿发出野兽般的「呵呵」之声,同时蹂躏我的乳房,捏我的乳头,还把另一只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尽数塞进我的阴道里,又抠又揉……我喜欢!我喜欢他的粗野!喜欢被他糟践的感觉——我希望他的动作更强烈一些!

「阿飞!我要来了!别停下!别停……」

我的屁股蛋被撞得「蓬蓬」直响!

「阿……阿飞……快!快跑!」

我已经看见终点了……我豁出去性命,像一匹冲刺的母马,泼啦啦地颠跑,最後腾空而起!

「哦……我飞了……」

我周身的血液忽然之间不知去向,身体轻若鸿毛……快乐无边无际,像浩瀚的苍穹。